今年清明節,沒有一個人去探望鄭玉明
  她仍舊躺在東郊殯儀館的第172號冷藏櫃中,生命定格在60歲。冷櫃長2.4米、寬0.5米,她在裡面已經躺了3年。陪伴她的只有源源不斷的冷氣、漫長的黑暗和每天定時來巡查的工作人員,但是沒有親人的探望。
  東郊殯儀館的工作人員說,他們曾經多次聯繫死者的兒子,但對方一直不來辦理火化,“中國人講‘入土為安’,很希望老人某一天能在地下安息。”
  兒子馮先生:都過這麼久了,我都以為殯儀館(把遺體)處理了。他說,母親晚年經常流落街頭,撿垃圾為生,他上一次看到母親還是1999年。
  女兒李女士:我幾個月大就被抱走了,和生母毫無感情,同樣不想管這件事。
  遺體放了三年 家屬卻不露面
  說起鄭玉明的名字,東郊殯儀館的許多工作人員大多有印象。
  “一名六十來歲的婆婆。”工作人員們至今仍記得,老人2011年2月溺於錦江,撈起時全身浮腫,面容難辨。3年多前寄存在冷櫃中,編號“冷172”。最初前夫還來辨認過遺體,兒子也來過一次。但到後來,再沒有一個人來探望。平時,只有值班人員從她身邊經過,拉開抽屜,看看腐蝕程度有無變化,太厚的冰霜是否蓋住了她的身體。
  現在館里能夠說明“冷172”身份的,只有兩份材料:一份是由書院街派出所出具的《屍體保存通知書》,另一份是張手寫的小紙條,上面有其兒子馮先生的手機號。工作人員們回憶,馮先生最初還會接電話,後來乾脆直接掛掉,完全是一副“撒手不管”的態度。因為沒有家屬授權,東郊殯儀館無法處理遺體,只能一直凍在冷櫃里。
  沒有火化 因母親低保費取不出來
  究竟是什麼原因,讓家屬遲遲不來火化遺體?前日,成都商報記者聯繫上死者的兒子馮先生。聽說遺體仍在館里,他顯得有些吃驚,“都過這麼久了,我都以為殯儀館處理了。”按照他的解釋,他當初沒給母親火化,是因為一筆低保費。
  馮先生稱,母親去世後,他們查詢到她的低保卡上還剩2350元。他去殯儀館問過,辦完所有火化可能要花1400多元。
  “當時我一分錢都沒有,就想靠這2000多元為母親辦後事。”馮先生稱,去銀行取錢時,對方要求他辦理公證,就必須所有繼承人到場,最終沒辦下來。
  馮先生稱,父母共生下5個兒女,兩個夭折、兩個很小就送人。父母在他10多歲時離婚,他判給父親。母親後來再婚,但生活並不幸福,晚年更是經常流落街頭,撿垃圾為生,他上一次看到母親還是1999年。
  即使拿不到這筆低保費,能不能哪怕是借錢火化遺體,讓母親入土為安?馮先生說,他當年經濟太困難了,根本拿不出錢來,“我們那陣連住的地方都沒有,我爸睡大街,我就住朋友家,找誰借錢呢?”
  一名曾在華興街社區工作過的人員證實,當年是她為鄭玉明辦的低保,人去世後卡上還剩下2000多元。馮先生說,這筆錢最終沒取出來,對他打擊很大,他乾脆也不管了,“也許拖久了遺體就火化了。”
  冷凍費超5萬 殯儀館考慮部分減免
  既然得知母親遺體還沒火化,下一步有什麼打算?馮先生說,他最近兩個月可能會考慮去一下殯儀館,“這輩子我媽過得太苦了。”
  馮先生說,這幾年來他一直輾轉各地打工,乾的都是門衛等沒什麼技術的活路,待遇低,基本上沒什麼積蓄。現在他在一個小區做保安,每個月有2000多元工資,父親只有幾百元低保,這點收入僅夠兩人開銷。
  前晚,他把成都商報記者帶到自己的住處,光華大道一套廉租房內,房屋為套一,他住卧室,父親睡客廳。對於前妻的後事,馮父態度鮮明,“我管不到。”馮先生的親妹妹李女士說,她幾個月大就被抱走了,和生母毫無感情,同樣不想管這件事。
  馮先生說,所有後事只能落在他一人身上,“最擔心的還是欠了太多,我怕給不起。”
  “遺體保存確實是一筆不小的負擔。”據東郊殯儀館介紹,一具遺體每天的冷凍費用就是50元,3年下來光是這筆費用就超過5萬元。他們表示,其實馮先生不用太擔心,鄭玉明的戶口是在錦江區,按照2010年該館的政策,可以進行一些減免,至於其他費用,他們考慮打報告申請能否進一步減免,“不管怎麼說,希望家屬至少能露個面,給死者一個交代。”
  他們,也孤獨地變成了一個個編號
  孤獨躺在冷櫃中的,不僅僅是鄭玉明。
  在東郊殯儀館的集體冷藏櫃中,還有69具常年無人認領的遺體,超期存放在館里。保存最長的一具遺體,是2001年1月7日入館,長達13年;位於北郊的成都市殯儀館內,目前超期存放了52具遺體,最久的一具是2007年7月入館。
  成都市民政局2011年曾做過一次統計,全市所有殯儀館超期存放遺體有200多具,“現在的數據只能是‘有增無減’。”
  200多具遺體超期存放
  最長的13年
  “冷110”
  17歲的少年,孤獨躺了7年
  “2007年,市內某商場發生一起命案,一個保安才17歲,很可惜死了。送來的時候,家屬們要求不准火化。他們要求凶手和商場方賠償,達到要求才火化,結果一直拖到現在。”東郊殯儀館一名工作人員說,少年長什麼樣子,他都模糊了。他遺憾地說,整整7年,孩子送過來後,家屬幾乎就消失了,再也沒見過他們的面,也不知道這件事最後談妥沒。
  現在,就連家屬們的電話也找不到了,少年成了一串編號:冷110。
  “冷74”
  工作人員都換了幾撥
  他還在殯儀館里
  至於那具存放最久的遺體,工作人員扳起指頭說,2001年這具遺體入館時,殯儀館還在群眾路,2004年跟著搬到琉璃場,2008年再搬到如今的大安橋,“工作人員都換了幾撥了,他還在殯儀館里。”
  他躺在編號為“冷74”的冷櫃中,但是13年來,他就像從沒來過這世界一樣,被人徹底遺忘在這裡。他有沒有親人?他們為何不來看望他?……工作人員說,他們也不知道答案。
  是什麼,讓他們變成了編號?
  為什麼會有如此多遺體超期存放?成都市殯儀館、東郊殯儀館的工作人員總結了多個原因。
  在成都市殯儀館,有多起是因為存在醫療糾紛。工作人員印象深刻的是,一個嬰兒在某醫院死亡後,在該館放了七八年,反覆打官司後,終審仍然敗訴,最終還是火化了。該館的存放標準是54元/天,光冷凍費就是10多萬元。
  有的是家屬之間,因為在分攤喪葬費用、財產繼承等問題上產生衝突,不願簽字火化遺體。有的是死者和家人本身存在矛盾,他們死了後,家屬根本不想和他們有任何瓜葛。
  還有的是三無人員,比如醫院送來無法查實身份的、猝死的流浪人員、江河水塘撈起的浮屍等,處理時根本找不到家屬簽字。
  關註成都遺體超期存放問題
  民政部、公安部曾派專家調研
  目前,遺體超期存放對殯儀館來說,會產生很大壓力。東郊殯儀館介紹,冷凍一天的費用是按50元收取,實際上成本遠不止,要考慮到人工費、24小時不斷的電費、設備折舊費等諸多問題,一天至少要花100元。
  另一個問題是,殯儀館冷藏櫃有限,每年一到高峰期,冷櫃就很緊張。成都市殯儀館的集體冷藏櫃只有119個,超期存放的幾乎占了一半。有一年到冬天高峰期,多出七八具遺體,最後只好放到單殮房的冰櫃內,待火化了再騰回去。
  “遺體不像財產,財產有價、遺體無價,沒有任何依據處理。”成都市殯葬協會副會長謝應生說,基本上這個行業都是通的,大家不敢隨意處理,都很小心,能夠火化的一般都有依據。
  目前,要火化一具遺體,需要具備幾個條件。針對非正常死亡遺體,要由公安機關出具火化證明,家屬到服務總台辦理火化手續,憑火化證明、死者身份證、經辦人身份證,領到一張火化通知單,待上面死者基本信息全對上了,經辦人就簽字確認。而正常死亡的,則由醫院、公安機關出具死亡證明,到總台辦相應手續,“上述所有證明,缺一不可。”
  如果擅自處理超期存放的遺體,殯儀館可能面臨法律、倫理等方面的責任。東郊殯儀館曾遇到一個個案,一具男子死在青海,遺體存放該館,3年後家屬找來,光是冷藏費就是好幾萬,最後給了6000元火化。“當時就很感慨,萬一家屬找來了,屍體沒了,肯定要扯皮。”對於後果,他們不敢設想。
  成都市殯儀館業務科負責人黃楠介紹,兩個月前,民政部、公安部派出專家到該館調研,就目前殯儀館遺體超期存放的問題進行摸底。當時他填了一份調查問卷,就現狀向專家做了反映,專家給予了高度重視。
  市民政局社會事務處一名人士分析,要讓超期存放遺體“入土為安”,最好的辦法是調整現有法律法規,增加應對條款,解決遺體超期存放問題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辜波
  攝影記者 王紅強  (原標題:她變成了編號“冷172”)
創作者介紹

Julia

tyclfpuv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