鄉野傳奇~2 第二章  富員外惜才留客備佳餚 這位員外走到園門,雲弘俊見這屋主人雖是白鬚白髮,卻是生得相貌堂堂;和善中透著威嚴,舉止間自有一番氣度,於是不敢怠慢,急忙趨前一步作了個深揖道: 「員外請了,晚生姓雲,因見著此處景色絕佳,多貪看了一回,沒想到竟錯過了宿頭,適巧來到府上,心想這屋主人能擇居此地,定當是仙風道骨或名人雅士之流,這才厚顏求住一宿。有擾之處,晚生在此謝過,尚乞員外見諒。」 這位員外急忙還了個揖,他仔細地打量著雲弘俊,見他雖是灰衣布衫顯得十分寒酸,但也眉清目秀溫文儒雅,而且眉宇之間亦透露出自信與剛毅,員外心想: 「看這位公子的面相,他日應是人中之龍,國家棟樑之才。」不覺生起愛才之心,一轉念 房地產:「但不知他文采如何?倒要試他一試。」 於是他和顏對雲弘俊說: 「好說!好說!雲公子太客氣了,老朽姓何,是我家福生太莽撞了些,倒教雲公子見笑。我看雲公子相貌堂堂,應是飽讀詩書之士,但不知怎會在此深夜竟到這荒山野地?」 「員外,請您休怪尊僕,是晚生過於唐突。晚生本是江南一介書生,去年僥倖通過鄉試,今年適逢殿試,因此拜辭爹娘,上京應考。因寒家清貧,盤纏羞澀,故安步當車,一頭趕路,一頭欣賞沿途美景以長見識。行至此處,但見山水格外清奇,不覺多留連一刻,卻是深入林中錯過了宿頭。晚生在月光下拾路而行,正是無計可施之時,卻見這瓊樓玉宇隱立此間, 澎湖民宿心想此屋主人必是方外雅士,這才冒昧前來求助。」 「雲公子言重了,老朽乃因年邁,不再過問世間俗事,故覓居於此頤養天年。老朽見雲公子應非池中之物,他日定當飛黃騰達。雲公子欲留宿實令寒舍蓬蓽生輝,不過…」 「不過什麼?」雲弘俊急急問道:「員外請說,晚生知無不言。」 「雲公子誠乃性情中人,倒是老朽多慮了。剛因我家福生與雲公子之一番爭執,使得老朽福至心靈想起一幅上聯,可否請雲公子著墨接一下聯?如果接上了,老朽當將雲公子奉若上賓,掃榻以待。你看可好?」 雲弘俊心想:「呵!考起我來了。」卻是不敢怠慢忙說: 「員外言重了,晚生只求一席之地棲身一宿就心滿意足了 西裝,不敢叨擾府上過甚。至於員外的上聯,晚生願聞,並當盡力而為,尚請員外賜知。」 「好,雲公子,請聽仔細了,老朽的上聯是:『閨閣閉關聞??,開門閒問?』」 雲弘俊聽完員外的上聯不覺喝起采來: 「好聯,好聯,以門為部首切事切實的上聯,員外果是高人,晚生著實佩服。」 「好說,好說,」何員外手捻頰邊白鬚笑吟吟地看著雲弘俊道:「可否請雲公子賜一下聯。」 雲弘俊不敢怠慢,沉吟思索了一會兒說道: 「有了,員外請聽,晚生的下聯是:『富家宮室定寬宏,宿客宜安?』對得不好尚乞員外莫怪。」 「哈!哈!對的好!對的好!『富家宮室定寬宏,宿客宜安?』以『?』作為部首切合住宿之屋宇,並?烏來溫泉A時回答老朽之問句。高明,真是高明。」何員外高興地大笑起來:「福生啊!你看雲公子年紀輕輕即有此等才氣,如為仕途,定有一番作為吧?」 福生聽員外這一說,只得訕訕地附和著說:「是,是,雲公子果是學富五車才高八斗。」 「來!來!來!雲公子,速請進。」何員外把雲弘俊讓進園門轉對福生說:「福生,你速去將客房整理一下,準備迎接貴客。」 福生聽員外吩咐,立刻退下。 「員外,晚生不敢擔此大禮,晚生真的只求一角之地可供歇息即可。」 「雲公子切莫如此見外,雲公子千里迢迢竟能來到寒舍,這是你我的緣分,緣分。來,請!請!」 雲弘俊隨著何員外來到大廳,只見廳內佈置十分雅致,正對大門倚牆掛的是一幅山水畫,畫下是 酒店經紀一張方形紅木八仙桌,桌子二旁各放了一把紅木太師椅,這一桌二椅表面顯現的是龍蟠虎踞鳳飛凰鳴,雕工不但非常細緻而且還栩栩如生。二側各有一道拱門可通後廳,拱門前各放置一個屏風,屏風上則是畫著仕女挽紗及仕女梳妝圖,其畫工精細得可見仕女鬢間髮絲似在隨風飄揚,眉目之間也似盪漾著一份嬌羞嫵媚,似笑非笑的紅唇也似欲語還羞。大廳二側各擺設同型的一桌二椅,只是外形較主位的桌椅略為小了一號。雲弘俊長年身居鄉間,何曾見過此等氣派,他在好奇中帶著羨慕的神色瀏覽著,心想:「僅這大廳的擺設足見這家主人當非傭俗之輩。」 何員外與雲弘俊互相揖讓在左側分賓主就坐。這時福生端上茶盤在各人面前放上一盅茶,立刻退到員外身後。雲弘俊此時已是渴極,於是端起茶?花蓮民宿L打開茶盤上的茶杯蓋,一陣清香立刻撲鼻而來,他貪婪地深吸著,然後輕啜一口,茶似甘泉,入口生津,不覺道: 「好茶,好茶,真是好茶呀!」 「雲公子過誇了,不過這茶葉倒是頗有來頭,它是在蓬萊仙島歷經三十六道手續採製而成,而此處適有一山泉,自山頂常年不斷涓流而下,其味沁涼甘美,將其煮滾沖泡於這茶葉中,更是別有一番風味。雲公子竟能入口即辨,果是茶道中之高人。」 「哪裡!哪裡!這茶的確與眾不同,只這一口,至今仍在晚生齒內留香,晚生精神亦為之一振。這是晚生首次嚐到此等好茶。」 「雲公子兼程趕路,想必尚未進食?」 雲弘俊經此一提,果然飢腸轆轆,不由得一陣寒顫,卻又不便開口,正在好生為難。何員外見狀,已了然於胸,忙吩咐福生要廚下備食。 「雲公子既 找房子已至此,你我相逢自是有緣,萬勿再客套。」 半個時辰後,福生稟告何員外說飯菜已在後廳備妥。於是何員外起身邀雲弘俊到後廳。 雲弘俊跟著員外來到後廳,這後廳正中央擺著一張圓桌,桌旁擺著六把椅子,飯菜已經在桌上擺妥。雲弘俊看見後廳面對大門方向的牆上掛著一幅素女圖,那素女美艷而莊重,她的眼簾低垂似在看著面前的案桌,一襲白衣白裙更顯得她是那麼地飄逸雍容。案桌上點著的是二支大紅蠟燭及一只香爐。雲弘俊深深地為這幅素女圖著迷,心想: 「不知這美女與這家主人是何關係?她怎會被擺在供桌前?」 「雲公子請了。」 雲弘俊聽得何員外呼喚他,立刻回過神來,他臉色一紅忙道: 「員外,您請上座。」 「雲公子,你不用客氣,老朽確實不餓,我就在這兒陪你好了。」 雲弘俊也確 裝潢實是餓得發慌,趕緊落坐。他看那桌上擺的是三菜一湯,菜色共是三道,一道「紅燒獅子頭」、一道「白玉丸子」(又稱「珍珠丸子」)、另一道則是「黃皮豆腐圓」,紅白黃三色分明。那湯則只是「青菜素湯」。尚未舉箸,菜香已是撲鼻而來。雲弘俊雙手作拱道: 「員外,晚生僭越了。」 「甭客氣,雲公子。你請慢用。」 何員外微笑地看著雲弘俊左一匙右一筷地扒飯夾菜喝湯,心想:「他真是餓了。」 何員外道: 「雲公子。」 雲弘俊聽員外在喚自己,立刻放下碗筷望著員外道: 「員外。請問有何事指教?」 何員外問道: 「你可知這三道菜的名稱嗎?」 「晚生身居鄉間總是粗茶淡飯,因此眼拙,尚請員外不吝告知。」 「這道菜是『紅燒獅子頭』,右邊這道叫『白玉丸子』,你面前這道稱作『黃皮豆腐圓』,」何 酒店工作員外邊說邊分別指著桌上的三道菜:「這三道菜合起來就叫『三元及第』,也就是說,我預祝你此次進京能一舉成就功名。」 「原來這菜還隱含這等意思,倒教員外費心,晚生真是感激不盡。」 雲弘俊用飯畢,桌上已是杯盤狼藉,雲弘俊靦腆地笑了笑說: 「員外,晚生冒昧了,給您增添這許多麻煩。」 「雲公子說哪裡話,能得雲公子造訪實屬老朽三生有幸。倒是我這粗茶淡飯怕難合雲公子胃口。」 「員外,您這樣說反倒讓晚生羞愧了,如此佳餚美食,晚生有幸初嚐,何能以粗茶淡飯言之。」 「哈!哈!」何員外撚鬚笑了起來:「我看客套話就此打住。難得今夜明月皎潔,又有嘉賓來到,我倒是有一樁不情之請,但不知雲公子…」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有巢氏房屋  .
創作者介紹

Julia

tyclfpuv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